栏目导航
徐之凯︱罗斯福的《纸牌屋》:“恐惧”下的“
发表时间:2019-01-01

(第8页)——即因正确原因而采取的错误举动——也得以袒露剖析,在断定“新政”塑造了今日美国的同时,也讲述了“惧怕”因素在“新政”中的繁殖。

在“胆怯”话语下,作者将“新政”的进程延展为1932年罗斯福辞职到1952年艾森豪威尔上台的二十年大历史,对其予以反思跟重构。本作亮点在于,“新政”被提升到了寰球舞台加以审视,不再是传统话语中罗斯福大手一挥下的卓识引领所致,党派、国会乃至社会大众在“新政”中的互动与推手作用得到了尊重跟诠释。而更弥足宝贵的是,“新政”中“必要之恶”以及“肮脏黑手”

然而,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,害怕的狂潮伴随着寰球大萧条、法西斯运动叩开了美国的大门。在传统的美国史叙事中,罗斯福作为应运而生的英雄,伴执掌“新政”的“蓝鹰”大旗,救命了朝不保夕的美利坚,并由此扭转了人类社会的历史走向。然而,在艾拉·卡茨尼尔森(Ira Katznelson,以下简称“作者”)笔下的《恐怖自身——罗斯福新政与当今世界格式的来源》(Fear Itself: The New Deal and the Origins of Our Time,以下简称“本书”)一书中,被叙述了千百遍的“新政”神话褪去了后辈赋予的圣光,显示出了其中的黯淡与一直定性。

《恐惧本身——罗斯福新政与当今世界格局的起源》,[美]艾拉·卡茨尼尔森著,彭海涛译,汉唐阳光·书海出版社2018年9月出版,158.00元

1879年4月30日,华盛顿到任美国总统,宣布“全新的自由政府”将“幸运地诞生在北美大陆”。一语成谶,数日之后,法国凡尔赛宫举行了三级会议;不到三个月,攻陷巴士底狱的民众开启了席卷全体欧洲的大革命。之后的百年时间,美国似乎遗世独破的乐土,在孤破主义、门罗主义的旗号下坐看其余大陆在暴力、动乱、战役中可怕挣扎。

 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十二生肖马报网站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